Skip to main content
 主页 > 意甲 >

读研路上的进与退:研究生“出局”的三个非典

2021-01-14 19:11 浏览:

读研路上的进与退:余姚“失学”研究生三个非典型样本在国内某名校从事基础科研的博士生导师告诉《科技日报》记者,从他接触的研究生来看,有三分之一的人想读。三分之一的人同年没有上理想的学校或专业,靠学习和钻研来“做梦”;还有三分之一纯粹是父母或者其他…

读研路上的进与退:研究生“出局”的三个非典型样本

读研就像围城。城外的人想进来,城里的有些人想出去。

教育部明确要求,要加强研究生招生、培养、学位授予全过程的质量管理,对不适合继续攻读学位的研究生,要按照培养计划尽快分流和退出。

对于主动退出的人来说,就像是“及时止损”。

2020年底,张楚辍学后,第二次进入考研考场。

此前,他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化学研究的“逃兵”。

张楚热爱化学,高中时创办了化学实验社。大家都以为他以后会是化学家,张楚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

自然,张楚进入了一所985大学,学的是化学。路径也很明确——本科,硕士,博士,出国读博后,回国,进入大学,做科研。

也是顺理成章的,大四那年,张楚早起准备了五个月,又以高分考上了另一所985大学的化学专业研究生。

但是既定的路线转了一个弯。开学不久,张楚休学了。几个月后,他辍学了。

读研就像围城。城外的人想进来,城里的有些人想出去。

教育部明确要求,要加强研究生招生、培养、学位授予全过程的质量管理,按照培养计划,尽快分流和撤回不适合继续攻读学位的研究生。

对于主动退出的人来说,就像是“及时止损”。张楚说,既然意识到自己选错了方向,就要勇敢,重新找方向,重新开始。“毕竟,人生是一场马拉松。找到自己的节奏,就可以开心的跑,跑很久。”

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做科研

在问答网站知乎上,问题“为什么现在有些研究生要退学?”截至1月11日,已吸引超过2万名粉丝,页面浏览量达到2191万。

在豆瓣“博士,你退学了吗?”群里有一万多个成员,倾诉,吐槽,求助。

他们遇到了菅直人,苦苦挣扎,不知道是放弃还是继续。

张楚的阵营来得很早。2019年7月,进入导师实验室。仅仅过了两周,他就感到无法呼吸。张楚找不到归属感,总觉得自己是个工具人;他害怕自己做不好实验,失败,达不到老师的期望。一整天,郁闷又累。“有时候偷偷在厕所哭,每天都像坐牢一样。”

导师没有挤他,实验室也没有排挤他。但是心理医生告诉张楚,他已经感到焦虑和沮丧。

"我本科的时候,连科研的皮毛都没碰就毕业了."当张楚真正接触到化学研究的时候,才发现那是一种他无法忍受的孤独。

日复一日,我做100次后可能失败99次的实验。他不能忍受在这样的事情上浪费自己的青春。

张楚重新思考他是如何走上这条路的。

“你以前为什么拼命想读博?因为这似乎是表明你喜欢化学的唯一方式。”他周围的人都告诉他,热爱化学的孩子应该以科研为职业。但张楚后来意识到,并不是所有的恋人都适合做科研。

与张楚相似,2016年,李湛进入一所以研究生教育为主要研究课题的著名大学。他告诉科技日报记者,选择读保险其实是一种“路径依赖”。

李湛一直对他的本科材料专业不感兴趣。他想成为一名程序员,但他认为自己还没有准备好变得更好,所以我们先去读研吧。

“但是谁知道做科研这么难?以前只听说过困难,你没亲身经历过。”和张楚一样,李湛也经历过多次实验失败,强烈的挫败感将他包裹起来。

那是读研的第二年。

李湛恢复自己的国家在当时处于进退两难和举棋不定的境地。做实验,做不到;上班,编程水平是半桶水。未来不确定,时间不多了。他后悔,与其天天这样,不如早点出去赚钱。他很不安,早出门真的能赚钱吗?

由于对未来的绝望,李湛陷入了沮丧之中。最糟糕的时候,他有时困,有时失眠,甚至刷牙都很困难。

“我真的憋不住了。”后来,在确认自己的编程水平可以得到一份体面的工作后,李湛于2019年1月正式辍学,逃离科研。

余姚,一位在国内某名校从事基础科研的博士生导师,告诉《科技日报》记者,他接触的研究生有三分之一想读,有三分之一同年没有考上理想的学校或专业。通过学习“做梦”;还有三分之一,纯粹是父母或者其他人做的决定。“很多人没有足够的动力去做科研,尤其是做了基础研究之后。以前的教育没有人指导过他们,他们往往不知道研究的意义。”

Xi交通大学公共政策与管理学院教授王新红曾经做过一个关于长期直接学生退出的实证研究。有研究指出,有些学生尽管学习成绩优异,但不适合从事科学研究。比如对科学问题缺乏好奇心和探究精神,缺乏献身科研的勇气和毅力。有的人还抱着很强的职业目标,当外界工作动力的诱惑很大的时候,研究生很容易终止学业。

恶劣的师生关系已经成为压垮科研生活的最后一根稻草

当他读博士的第三年时,汪洋觉得自己被骗了。

本科毕业后,他被送到一所著名的学校——信息科学与技术学院,在那里继续攻读硕士学位。汪洋的生活一直很顺利,想着如果上了国内顶尖的大学,就可以朝着流水的方向驶向更广阔的大海。

然而,他发现自己的船搁浅了。

汪洋喜欢游戏,他的愿望是推动中国游戏产业的发展。但是学院里没有游戏开发设计专业,所以他把计算机图形学作为自己的方向。

选择导师的时候,汪洋并不草率。他看了导师合著的一篇论文,研究了如何将三维模型渲染成水墨画风格——这正是汪洋感兴趣的地方。拜了导师之后才知道导师对这个方向了解的很少。"他可能刚刚挂了那张纸。"

进入学校后,汪洋先被导师送到公司,做了两年的横向项目。第三年,他正式开始做科研,但他是个跌跌撞撞,没摸到门道的新手。

导师似乎不明白他只是一个科研经验很少的学生。没有游戏中经常用到的新手村的训练和指导,导师直接把汪洋扔进了“外界”——自己升级打怪物。

没有武器,没有装备,没有地图。

但是发生了人身攻击。

这是一件老生常谈的事情,但现在回想起来,王还是感到一阵刺痛。作业没做完,导师认为他是故意偷懒;事情做不好,导师会问他是不是不想看。导师也直接羞辱了他:“现在我可以在街上拉一个程序员,而且做的比你快。”

在汪洋看来,导师的研究方向已经过时,没有及时更新知识库。对学生的学习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建议。"用现在流行的话说,他在精神上控制着我."

偶尔汪洋也会和研究所其他课题组的同学一起聚餐。他听说有的导师一个月给学生三四千的补助,有的导师很温柔耐心认真,然后看自己的情况。“这是最可气的。”。

博士第三年,汪洋愣了一下。

他每天睡到很晚。即使他早上八九点醒来,也要到午饭后才会去实验室。

他在逃跑。

“我很讨厌科研,我觉得这是我永远做不好的事情。”汪洋一直是个好学生,但当时他心里的声音是——“我什么都不是。”

汪洋想退学。行政老师兼辅导员建议他休学调整。

走出实验室环境,汪洋一度重拾信心。

他去了一家游戏相关的创业公司,工作半年后独立开发游戏。汪洋开发的游戏在休学一年不得不返校时“出圈”“火了”。

在社会上奋斗了一段时间后,汪洋回到学校,试图继续学业。他和导师沟通方式不同,但还是偶遇。“除了侮辱我,导师也不能给我什么有用的指导。”

汪洋一直讨厌用沉没成本诱导玩家加入的游戏设计。如果玩家继续在游戏上投入几千块钱,即使后来游戏本身吸引力不够,玩家也会因为前期不想投资水漂而放弃。“感觉导师也在用这种方法强迫你一直‘玩’下去。”

特别是读了硕士和硕士的学生,连硕士都没有。在汪洋看来,这是最容易把握的群体。

汪洋挣扎着寻找其他方法自救。

他想对游戏相关方向感兴趣,被导师拒绝。他和导师商量是否可以转硕士,被导师批评为“你是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给研究所写信,说想换个导师或者研究方向。"结果第二天信就转给我导师了."导师给的解决办法是让汪洋再去企业做一年的横向项目,这只是调整心态。

王接受不了。

换导师也失败了。汪洋的导师在研究所里还是挺合格的。汪洋猜到其他年轻老师都不敢收他。

几个办法都无效,汪洋决定退出。“我会在这里继续‘混’三年,说不定还能混个博士。”但如果继续消耗,那就是浪费时间。

虽然这只是一个极端的情况,但是余姚作为一个大学的导师,能够深刻的感受到做家教是一种良心。他看到有的导师确实把学生当廉价劳动力,有的导师缺乏指导方法和精力投入。很多博士导师告诉科技日报,导师对一个研究生的成长影响很大。“如果两个人意见不一致,无法相处,这个学生就活在大阴影里。”

离开还是留下?为自己选择一条更负责任的道路

“每个人都会说,你要克服困难。我克服困难的方法是选择一条更有效率、更负责任的道路,而不是为了我的学位而躺着被屠杀。”汪洋说道。

父母自然反对。汪洋仍然不认为他真的说服了他们。他只是激烈地表达了自己——如果你不同意我退学,我就跳楼。“如果你一定要一个有博士学位的孩子,那么你就要认一个博士毕业的养子。”

2019年9月开学后不久,汪洋正式向导师递交了退学申请。那是他读博的第五年。

我对导师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一句得体的“谢谢老师”。

花了两天时间,涵盖了不同的章节,汪洋完成了一系列与退学相关的手续。“事实上,不管戳到哪里,他们都会问同样的问题——你确定,你想好了吗?但是,当你很坚定的时候,你就不会觉得这些问题是折磨。”

连陌生人都为汪洋感到可惜。去派出所搬户口的时候,人家觉得:五年了,你怎么不坚持?他回家登记的时候,还听到人们在喊:哦,你不能受苦。

“很遗憾我没有拿到博士学位,但我所获得的知识仍然是我的。站在名牌大学毕业生的起点,我会让自己重新活下去。放下一切物质焦虑和年龄焦虑,我会认为自己只有17岁。”汪洋的微信名是“17岁的汪洋”。

当你觉得自己只有17岁的时候,就不用给自己的人生设限了。

退学后,汪洋带着本科学历和休学一学期的成绩在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工作。他做的是他最喜欢的游戏。

他说,也许很多年后,他会去某个地方读博士,不辜负二十多岁时的遗憾。“如果我当时继续留在学校,愿意浪费时间,我就是失败者。”

“现在回想起来,我最后悔的就是没有早点做决定。”在此之前,李湛在知乎上记录了自己关于是否退学的感受,后来他的回答是“热”。

很多有类似困难的同学私信给他,把他当成“树洞”,倾诉自己的困惑。

"事实上,大多数这些苦恼的人已经成功地完成了他们的学业."李湛无意用自己的经验“说服”任何人,他也知道,有时如果他坚持下去,他会逃脱惩罚。“我当时好纠结,让自己好痛苦,但没必要。要么果断退学转行,要么老老实实专心学习。向前看,犹豫不决才是问题。”

张楚是李湛认可的那种决策迅速的人。弄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后,张楚给导师写了一封长信。

“我想选择更适合自己的生活。”他引用别人的话说,“人生最遗憾的事就是轻易放弃不该放弃的,固执地坚持不该坚持的。”

在休学的日子里,张楚清晰的认出了自己。他仍然热爱化学,但他不想做科研。他想成为一名中学教师,并把他的兴奋和新奇带给更多的孩子。

张楚以为导师会指责他逃避和放弃,但导师几乎是温柔地回答他:人必须找到真正的自己,才能感受到生活和生活的幸福。我尊重并全力支持你的选择和决定,祝你一切顺利。

于是,张楚又考研了。这次的目标是教育硕士。

前面的路还不确定,但他想试一试。

(应被调查者要求,张楚、汪洋、李湛、余姚为假名)

(原标题为《读研路上的进退——三个非典型的研究生“休学”样本》)